世界名人网
世界名人网|名人文摘|新月文摘|微信版
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
 
[周鸿儒]

旅美画家周鸿儒做客央视奋斗(3图)

作者:世界名人网记者综合报道 央视CCTV奋斗栏目          录入于 May 30, 2012 at 16:55:15:
世界名人网讯 2012年5月6日,旅美画家周鸿儒做客央视CCTV奋斗栏目,接受著名主持人张晓楠专访。

  张晓楠:观众朋友们大家好,您正在收看的是由我爱我买网冠名播出的访谈节目《奋斗》,我是张晓楠。您平时见到一幅画大概有多大?五米、十米,甚至五十米,五年还是十年?今天作客我们节目的这位嘉宾,他用十年的时间画了一幅九十米的画卷,是一个什么样的画家,画了一幅什么样的作品?我们先来看一段小片了解一下。

  张晓楠:周老师您好,您好。

  周鸿儒:同志们好。

  张晓楠:请坐,这么多嘉宾来我们节目录节目,周老师的握手是最有力的,手都给我握疼了。

  周鸿儒:我做过电工,所以我手有力。

  张晓楠:把我手当电线了,您那是钳子。周老师今天这衣服特别红,跟我们沙发,都非常喜庆。

  周鸿儒:我头一次穿中式衣服。

  张晓楠:您觉得传播中国文化,穿上这样服装是觉得更有利与中国文化的传播?

  周鸿儒:尤其是回到祖国,能够穿上唐装,是很高兴。

  张晓楠:很高兴。

  周鸿儒:对。很激动。

  张晓楠:一开始您就,我能感受到您内心的那种激动,为什么在有些人看来,可能回到祖国穿一件唐装,在今天并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,但却让您这么激动呢?

  周鸿儒:我是1985年5月去的美国,想当初是韩华联谊会和齐鲁会馆邀请我到那边去办画展,一般的人到美国去求学,我到美国去画画去了,所以这么多年我基本就是在美国,而且到美国也是到处走,然后就是画画,就是这样。

  张晓楠:我们先来说一说,可能让很多观众朋友也非常好奇的这样一幅作品,用十年时间创作的一幅九十米的画卷,跟我们介绍一下是什么样一幅画?

  周鸿儒:我用十年的时间,完成一张《美国大峡谷名山万里图》,是百米长卷。我画这张画,是我在1989年的时候我无意当中就是到大峡谷去了,到大峡谷去了以后感觉到,大峡谷的气势是很好,当初我就打算下定决心,就把这张画,用中国的手法给画出来,我曾经六次,就是去大峡谷,然后我曾经两次坐飞机到那边去看大峡谷,然后以后再用实际写生。

  张晓楠:当初是因为,我们知道自然景观可能也挺多,为什么这个大峡谷就让你产生了画这幅画的愿望?

  周鸿儒:大峡谷算是世界七大奇迹之一,而且它的壮观景色,就是说你一去到以后,你会被它那个自然景观给吸引住。另外我也希望跟众位朋友讲,你们有时间,去到美国去,去看美国的大峡谷,会给你一种震撼的感觉。我听说主持人也是留美的是吧?

  张晓楠:嗯。

  周鸿儒:你在哥伦比亚大学。我是美国,按理来讲,美国五十个州,我几乎开车走了不少地方,我又到各处去把美国的名山,就是说给融入到这个画中。我这个画的名字就是《美国大峡谷名山万里图》,就是把美国的名山给融入了进去。

  周鸿儒:如果只看我的大峡谷,不了解我这大峡谷的序那就不知道。我可不可以把我的序当着大家伙念一念,说一说。

  张晓楠:很长吗?

  周鸿儒:很短,很短。我是这么写的,我说京都鸿儒1985年5月应美国加州邀请举办画展,岁月蹉跎,画兴未减,八九年入休城,办画展成功。鸿儒有幸多次游历美国大峡谷,此谷为世界奇观,盛名远播,立志绘长卷山水,收集稿件十年。几经整理,成其长卷。峡谷之景,气势惊旷绝俗,腑瞰纵横贯穿;平视开阔无垠;仰望峻岭奇峰。提笔成卷,又将美国名山绘入长卷,丰富了峡谷的山势。从学习绘画创作中领悟了人生入俗、出俗、超俗即三俗之道理。以三个古堡代表三俗,融入画中,提高画意,加强生命力。此长卷山水,以中国笔墨特色为主,不受各家宗派所限,展现异国风光,笔随大自然变化,奇观随其笔墨,渲染必现。借此,让西方人士更加了解中华文化之精华。

  周鸿儒:所以呢,我画这张画是用中国笔墨画,目的是让西方人了解我们的艺术。谢谢,谢谢。

  张晓楠:非常流畅的描述,能够感觉出您对大峡谷和对您这幅作品所花的心思和热爱。

  张晓楠:当时在做这个创作的时候,为什么是十年那么长的时间?

  周鸿儒:说句实在话完成一件作品本身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,另外我画这张画的时候,说实在的,前无古人,但是画它的时候得需要去推敲,去研究。另外,这张画在写生的前期,准备的时间很长。

  张晓楠:准备了多长时间?

  周鸿儒:准备了差不多有六年的时间。

  张晓楠:就是六年准备四年画?

  周鸿儒:对,四年画。而且在这个阶段,我曾经开起笔,要画它的时候,曾经毁过好多次纸,就是一画就画得不顺畅,就要毁掉。

  张晓楠:完成的过程中您还记得,最艰难的时候是什么时候吗?

  周鸿儒:最艰难,因为我在美国的时候我有开画店,我还要教课,我有一个中国画院,我做过了礼品店,做过镜框店,也卖家具,这些活都做。因为在美国就是说,当然我画画也有一些朋友买我的画,但是你要在美国一旦有了房子以后,光指着这卖画也不够的,有时候还要做一些其他的事情。我本身做过电工,修冷气之类的我都会,那时候自己就是做一些事然后就是画画。

  周鸿儒:另外,我画画是从小的爱好,我在西北农村也待过,那阵在西北农村都要点着油灯画画,我到了美国以后感觉到美国的条件这么好,我不愿意浪费时间。我可以说在2001年以前,完成这个大峡谷之前,我没有完整的看过一个电视,完整的。但凡有时间我就是在努力画画,所以画这张画说容易不容易?很不容易。

  张晓楠:您这幅画有考虑过把他出售吗?

  周鸿儒:曾经在网上,上网的时候他们就说你这画标多少钱?我说我也不知道标多少钱。他说这样吧,给你标个价钱吧。我说好吧,你们随便标。他说给你标一千万美金以上我们才卖好不好?我说好。

  周鸿儒:但是我也基本没有想出售,只不过有些朋友在跟我说,说你这东西要整理一下的话,可以变成印刷品,将来在美国出售是很好的。

  张晓楠:您画出来这幅画是在美国画的,有没有在美国比方说一些地方去展览您这幅画,或者获得过什么样的认可?

  周鸿儒:有,我这张画画完了以后,哈佛大学知道了以后,他们就请我到哈佛大学去办画展。

  周鸿儒:哈佛大学其中有个负责人说,周先生你知道吗?我们哈佛很少邀请外人在这里来办画展,尤其中国人,是零。另外他们给我展出一个半月的时间是不收我费用。就是给我这机会是很好的。

  张晓楠:您当初最早是做电工的?

  周鸿儒:对。

  张晓楠:做电工怎么又开始去做画画,而且我还知道您是在国家气象局工作过?

  周鸿儒:对,我还在中国石油工作过。我在国内的时候,按理来讲就是不太安稳,一直老想画画,可是在国内那个时候我的那个时候,不是说自己可以选专业的,我本来打算到故宫博物院专门搞画,后来就是没有做成。但是我后来就跟谁学呢?业余的时候就跟齐白石的学生叫谢施尼,我跟他学画。后来我相继又认识像王雪涛、秦仲文,后来又认识王雨怡,王雨怡是我跟他学画时间最久的人。

  张晓楠:那后来你是在国家气象局工作的过程中,出的国是吗?

  周鸿儒:对,我才进国家气象局一年,我就出国了。

  张晓楠:当时是什么机会,因为我知道那时候八十年代出国非常困难。

  周鸿儒:是美国一个医生,他见到我和王雨怡一块画画的时候,他就说这小伙子很有发展,说你愿不愿意到美国去啊?我说好啊,就傻乎乎的,也不懂。就说好,去。

  周鸿儒:扛着一箱子纸,拿点笔墨就画画去了,我就带五十块美金就到美国了。

  张晓楠:那时候他是用什么方式邀请你到美国去?

  周鸿儒:他是齐鲁会馆,韩华联谊会邀请我过去。

  张晓楠:是去做什么呢?

  周鸿儒:就是办画展。

  张晓楠:那时候您已经有很多作品了吗?

  周鸿儒:那时候出国只能带十张还是十五张作品,不能带太多。我临走的时候是任远征做中心主任,他说希望你做出成绩来,我就打算,这到美国去总要做出成绩来。

  张晓楠:任远征是任弼时的女儿?

  周鸿儒:对。 她在我们中心做主心,说我们中心陪你去了,希望你作出成绩来,我说好。所以在齐鲁会馆办了一个画展以后,就感觉到太小了,就打算再重新再办大展。

  张晓楠: 当时您是出去的时候,因为我的理解,如果是办画展的话应该是一个短期的行为?

  周鸿儒:对,

  张晓楠:当时您怎么就可以留下来,待那么长时间?

  周鸿儒:那时候我在韩华联谊会办了一个展以后,就想再努力画画,有些朋友就带着我到各处走,我就到美国走,后来到1988年年底,我就到了休斯敦。他们正好成立侨教中心,有一家郑心本的,

  周鸿儒:后来有一位姓曾的,曾先生,他是太空中心的,他看到我那儿临摹了一张徐悲鸿的马,他就特别喜欢,他要买我的画,后来他就买了我三万多块钱的画。这样的话这个画画一旦有了市场,我就留在休斯敦了。

  张晓楠:当时您身份是怎么解决的?

  周鸿儒:身份就是我后来开店,有一个朋友就帮助我把绿卡给拿下来了,绿卡呢,本来要不然早就回来了,因为在美国要拿绿卡要耽误很长时间,交上钱去了,为了拿这绿卡,就要等一等,这样就等等等,等的时间长,再加上这画没画出来,就反反复复的就这样。

  张晓楠:当时您留下来就是想办一个大画展?

  周鸿儒:是。

  张晓楠:什么时候这个愿望实现了?

  周鸿儒:其实我办画展都是自己的一个目标,因为我觉得自己总还年轻,要努力多学一点东西。

  周鸿儒:你比如我回国以后别人说你会画什么?我山水花卉草虫全会画。他说你怎么会画这么多画啊?我说你比如说有一个人要跟我学画马,这是我的学生啊,要跟我学画马,我不能说不会,我就要连夜,或者我跟他说下礼拜我就开课,我就在这个阶段,我就玩命地把这个东西学会了,然后再教人家。

  35:11

  张晓楠:现学现卖。

  周鸿儒:当然我对这些东西也有一定的印象,我到休斯敦去的时候就是有很多故事了。休斯敦来讲,我过去去休斯敦的时候,是全美十大城市之一,现在休斯敦算全美四大城市之一,另外我初到休斯顿的时候是1988年年底,我那张画是虾,我跟齐白石的学生学过。

  张晓楠:就后面这幅画是吧?

  周鸿儒:我跟你讲讲我这题字,当初我初到休斯敦的时候,有个朋友说凡是到休斯敦的人都要到我们老人协会来表演,就请我去了,于是乎我就去了。去到那儿去以后,他们就说这是北京来的,画画很好,让我来表演,我说各位老大需要我画什么。他们说听说您虾画得很好,你画个虾吧。我说我画画可以平着画,立着画,仰着画都可以,让我怎么画?他说这儿有黑板,您就在这儿画吧。

  张晓楠:仰着画,是这样吗?

  周鸿儒:这样画我也能画,意思我的工夫很硬了。

  36:22

  周鸿儒:画完了以后他们就说,周兄啊,中国画讲究诗书画三绝,您光画虾不行,要题首诗。他在考我,我那时候也年轻,气也盛,我说各位老大不会写诗,饶了我吧,说不行,你要写。我就提笔写,我想一下写,我就写了这首诗,我说“身在泥水中,伸曲亦自如,但得时机到,腾空化蛟龙。他们给我鼓掌。完了以后,然后我说大家居于海外,为发扬中华文化,应各尽其能,鸿儒写于老人协会。他们从那儿以后在休斯敦的人大部分都不太敢惹我了。

  张晓楠:您刚才这首诗第一说,身在泥水中,有没有表达你自己曾经的一种状态?

  37:35

  周鸿儒:中国人讲,在京一条虫,出外一条龙。我给大家解释,我说龙,龙为九种,虾为龙种,我说大家伙都是炎黄子孙,我们在京城的时候,在中国的时候只是一个小虫,但是我们到了海外要变成龙,我们每个人都是中华民族的子孙,我们都是龙的子孙,希望我们到海外以后幻化为龙。

  张晓楠:您在美国经历很丰富啊,又做电工,又开画展,还自己带学生。

  周鸿儒:是,我那儿建过中国画院,1991年我就开办中国画院,教学。

  张晓楠:是在休斯敦?

  周鸿儒:嗯。您是到美国去学语言去,我的语言不好。

  张晓楠:对,我在那儿倒没学语言,可能我们这个时代和您那个时代不一样,在这儿就先得学会语言才能去,您这更厉害,不会就直接去了。

  周鸿儒:因为我不会,我让人家学我嘛。我总要让人家学我嘛,对不对。所以我觉得我岁数大了,我到美国都三十五岁,再学语言就比较困难了,我不如把我自己的特长拿出来,让人家跟我学就比较好了。

  张晓楠:那时候语言到那儿不通您经常跟他们交流,或者到哪儿去,您不是到处去走吗?那困难吗?

  周鸿儒:也不困难,因为我这人虽然不会说,但是我会比手划脚,就OK了。

  张晓楠:您身后有一幅反哺图,这幅是什么时候画的?

  周鸿儒:我这张画在1996年11月我曾参加过一个广州国际博览会,我这张画卖了五六张吧,我旁边有个提示,我说此张画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被打成黑画,如今借着改革开放,希望有更多的人来反哺我们的祖国。那时候这张画叫反哺图,邵章写这诗是写的很好。慈乌能反哺,自古称人情。天假饥鹰资,亦伤造物心。

  张晓楠:在美国刚才咱们也说了,您一开始的愿望是办画展,到后来我觉得您好像有有了更多的想法。后来在您的画画事业上,您是怎么想的?在美国后来。

  周鸿儒:你比如我在美国,现在我在各个大学有时候讲我的大峡谷,也是讲画,我曾经在Rice大学,你知道Rice大学称为南方的小哈佛,我在Rice讲我的美国大峡谷的时候,他们说周鸿儒的大峡谷,是看不见的龙的长城。所以我在美国的时候大部分都是讲我的画,通过讲画来达到一种宣传中华文化的目的。

  张晓楠:您是用中文讲?

  周鸿儒:用中文讲,他有翻译。因为现在像我们中国留学生很多,他们有好多同学会之类的,他们看你画画得好,他们都很希望跟你在一起。我休斯敦的时候,我们休斯敦每年校友会都选出八美来,都到我那儿来看看我。

  张晓楠:八美,什么叫八美?

  周鸿儒:八美,就是学生当中选出八个美女之类的,她们常到我那儿去。

  张晓楠:我终于知道您为什么不回国了,原来原因在这儿呢,每年都选八个美女去看您画画。

  周鸿儒:2001年江主席去休斯敦的时候,他带了七个将军。李来柱,宋承志,他们都特意到我家来看我画画。

  张晓楠:我不明白学校,您说休斯敦学生会,他为什么要每年选八个美女去您那儿看您画画。

  周鸿儒:因为他们到我这儿来,一个来是跟我要张画,另外美女我都给她们剪张像嘛,剪个侧影,待会儿我也可以给你剪张侧影。

  张晓楠:别待会儿了,您现在就给我剪一个。

  张晓楠:您是多才多艺,又能画画,又能写诗,还能做剪影。这剪一个剪影大概要多长时间?

  周鸿儒:很快,就裁纸的工夫就剪好了。

  张晓楠:我需要这样。

  周鸿儒:对,再侧一下。

  张晓楠:这个跟画画相通的吗?剪影。

  周鸿儒:相通的,对。

  张晓楠:总之都是手巧。您这爱好是什么时候开始的?剪纸、剪影这爱好。

  周鸿儒:我这就是看着玩,高兴。他们知道我就爱给美女剪像。我现在眼力不如过去了。

  张晓楠:主要是不够美,所以剪起来就比较费劲,要真正的美女,那行云流水般。

  周鸿儒:不是。把睫毛给您夸张一下啊。

  张晓楠:还能剪出睫毛呢?

  周鸿儒:是的,是的。

  张晓楠:那这比化妆师还厉害了。

  49:16

  张晓楠:从什么时候您开始剪这个?

  周鸿儒:剪影,我在佛罗里达的时候,有一次,没钱,我带几个人出去到海边,我说来吧,没钱没关系,买一把剪子,我给大家伙剪影,然后剪了七十几块钱,然后吃个饭就好了。

  周鸿儒:对,差一点。

  张晓楠:我已经看到雏形了。

  周鸿儒:因为我们在海外总有几手混饭的本事嘛。

  张晓楠:看家本事,总要有几手看家本事。吆,谢谢,大家看像吗?

  周鸿儒:在这地方就很像。

  张晓楠:对,对,对,确实,确实啊,谢谢,谢谢周老师,这不仅有睫毛,还有头发帘,都在上面有。您刚才说在国外都总得有几手混饭吃的本事。

  周鸿儒:是。

  周鸿儒:其实画家在海外的话也是个弱势,弱势群体,我在1988年到休斯敦的时候,在美国1980年以前,一般的企业家,他们都有一个比例买艺术品,到后来1985年以后美国经济不是特别好了,他们这笔开销就没有了,不过我到美国这么久,我没有到地边给别人画过画。尤其是画中国文人画派的这批人,他不想到路边画画,那没面子你知道吧,我不会做这种事的。

  张晓楠:那可不可以这么理解,您在美国的这二十年,相对来说还是比较顺利的?

  周鸿儒:也还算好,也还算好。

  张晓楠:我看到我们编导给我,这里有很多个您的别人写给您的这样板子,您给我们分别说一下,这个是布什,他是什么时候写给您的这个?

  周鸿儒:这个是我在画完大峡谷以后,我的英文其实不好,正好有一个旅游公司的老总到我那儿去看我的画,他说你这么大成绩,应该让布什总统表扬表扬你才好呢?布什总统后面有一封信给我写的很好,说你的努力代表了美国精神。

  张晓楠:这封信的背景是什么,因为你看这上面是白宫,这底下是布什,乔治布什,然后他在第一段说他和他的夫人想表达对你这种鼓励,说希望你和你的家人渡过这个艰难的时刻,是什么样的艰难时刻?

  周鸿儒:这个是因为我生病以后,他给我写了这么封信。

  张晓楠:哇,我们都会生病啊,总统为什么会在你生病的时候,给你写来一封这样的慰问信了?

  周鸿儒:就是我在哈佛大学办完画展以后,他给我写了封信,说安慰我,上我度过这个难关。

  张晓楠:他说,而且感谢你的画。

  周鸿儒:我给他一张小画。

  张晓楠:是给了他一张什么样的画?

  周鸿儒:其实是复印的,没给人家真的。

  张晓楠:你坑他是什么内容呢?

  周鸿儒:我那个大峡谷的复印,复印件给了他一个,他看了以后特别高兴。我在他任届的时候,完成了这么一张画的话,是件很好的事,在文化的角度来说也是很好的。

  张晓楠:跟我们说说这几个,这个是您得的?

  周鸿儒:鲍斯基伯爵的称号。

  张晓楠:伯爵的称号,应该不是轻易。

  周鸿儒:公侯伯子男,我得这个我自己都不知道,他们说哎吆,人家给你了个伯爵称号,我说是吗。他说得这个伯爵称号不容易,

  张晓楠:这是哪儿给您的这个伯爵称号?

  周鸿儒:这是阿肯瑟思州。

  张晓楠:为什么要给您一个这样的称号?

  周鸿儒:就是说我在那儿办画展很成功,而且我还荣获了一个文化特使的头衔,没有这个文化特使恐怕这个也得不到。

  周鸿儒:这个文化特使,在美国待过的知道,美国五十个州,六年到四年才发一个文化特使头衔,要对这个州里的文化和科学有特殊贡献才会有,我荣获这个。

  张晓楠:这张呢?

  周鸿儒:这是1996年6月29日,定为周鸿儒日。

  张晓楠:为什么?

  周鸿儒:我每年在这一天,我可以搞一个文化活动,就是说我到休斯敦这么多年了,一直在休斯敦,在文化方面,你比如说义卖,还有做一些文化宣传,我都算是做得很好。休斯敦市对我的一个肯定,就是这样。

  张晓楠:我们看到这些觉得这不是普通人,一般人能够实现和做到的。您获得了这么多荣誉,您后来的创作和生活有什么样的改变?

  周鸿儒:这些东西都是荣誉的东西,我画画还是画我的画。

  张晓楠:这期间在美国二十多年,中间您回过国吗?

  周鸿儒:有,我从1995年开始回国,1995年回来一次,后来我就是1998年还是1999年回来一次,

  周鸿儒:后来2001年以后我就逐步回来,我曾经在上海还办过一个旷谷幽山,《美国大峡谷名山万里图》的展出。

  张晓楠:从2001年,就算是整个您的重心又转回国内呢?

  周鸿儒:是,2001年以后,我就打算回国安度晚年了。

  张晓楠:2001年那时候,怎么做的这个决定,决定开始回国?

  周鸿儒:2001年以后,我就把店之类的全关了,你知道,在美国想当初拿五十块美金去,然后那会也有了家,什么都有了,要想回来也是不容易的,我就看了一个读者文摘。

  周鸿儒:我记得看读者文摘讲了一个故事,他说你要想越过篱笆圈,就把你的草帽扔过去就行了。所以在美国待了很久,再想回来也是一个不容易的事情,那就是把草帽扔过去就好了,就回来了。

  张晓楠:回来接下来有什么打算?

  周鸿儒:接下来很希望,继续努力画好画,另外做一些慈善的工作之类的,我会在这方面努力做一些事情。

  张晓楠:如果让您,因为您说了回来要养老,安享晚年,让您回顾一下这么多年,您在您的画画事业上这么执着的投入和热爱,让你给自己做一个这段事业的总结,您会怎么说?

  周鸿儒:事业的总结,其实也没什么事业可总结,只不过自己爱好,不懈的努力完成了这么张画,就是展现世人,让人家去评说,至于自己嘛,说句老实话,仰望古人,仰望我们的古人,中华民族有很多优秀的东西,我们要把古人精华的东西给我们用,我们要努力的把我们眼睛所看所想的,画出去。努力地学习我们古人和今人所创作留下的好东西。我回来以后没事在家里画画,来研究画,只要是人家有好的东西,我得努力向人家学习,就是这样。

  张晓楠:那节目最后,请您在您的照片上,为我们留下一句奋斗感言。

  周鸿儒:好,在哪儿写啊。

  张晓楠:您就在空白处写就可以,然后签上你的名字。

  周鸿儒:好。

  张晓楠:谢谢。

  张晓楠:报效祖国,奋斗一生,向世界传播中国文化。

  周鸿儒写奋斗感言

  张晓楠:麻烦您然后在那上面签上您的名字。报效祖国,奋斗一生,向世界传播中国文化,周老师用他自己在国外和中国的经历在践行着自己这句话,奋斗一生,现在晚年终于可以开心的回国养老了,也祝您晚年身体健康,也谢谢大家收看我们这期节目,我们下期再见。谢谢,谢谢,谢谢周老师。

  周鸿儒:谢谢大家,谢谢张晓楠。



周鸿儒
Email: hongru@famehall.biz
责任编辑:005
回 [ 周鸿儒 ] [世界名人网]
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,敬请指正。

★………………欢迎读者推荐投稿…………………▲
★……………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………………▲
★………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…………▲

欢迎建议和提问. 写给 : editor@famehall.com
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.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
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.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
Copyright © famehall.com. 1996-2017. All rights reserved.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,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.
版权和免责声明】【隐私保护】【鼎力支持】【编辑部 ~.*

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