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名人网
世界名人网 | 名人文摘 | 新月文摘 | 微信版 | 关闭窗口
      
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

楊楚楓

(楓人風語)金榜題名變運程

世界名人网时事评论 楊楚楓
于 July 31, 2017 at 23:15:48:

餐饮指南
德州旅馆订房
The Clarion inn &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
The Grand Inn
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
地产

赞助商广告
AD from Our Sponsor
世界名人网讯 在古時的中國封建年代中,帝皇社會為了培育自己的官廷制度,讓自己一家一姓可以萬代延續下去,因此從漢代,起便制定了科舉制度,由最細小的郷間村落起,伸延到縣府、市鎮到省會,每三年舉辦科舉考試。挑選出狀元、榜眼、探花、舉人、秀才等的民間官員來,為朝廷效力。隨著中華民國的建立,科舉制度風流雲散。新中國成立後,改朝換代,有新的全國性的考試制度成立。不過1966年的父化大革命的爆發,把原有的考試制度一腳踢開,但新的方案又未見產生,以至千百萬中國青少年,少一個孝試機制:未能讓蛟龍出海,凰凰騰飛。

尢幸在1977年,中國偉大的政治改革工程師邓小平,在人民大会堂的科学和教育工作座谈会上,果断决策,恢复中断10年的高考制度,据统计,仅在当年,就有570万考生走进了高考考场,中国大陆的很多文艺作品中,都记载了这一历史性的时刻,画面大多是年轻人们欢呼雀跃地传递着一个消息:恢复高考了!正如有人评价的那般:恢復高考改變中國命運。这一决策,改变了一个时代的走向和中国的命运,从此恢复了知识的价值和尊严,奠定了重建社会公平正义的基石。

从此,中国开始了全民大赶考的节奏,伴随着这种节奏,中国顺带普及了九年义务教育,基本扫除了青壮年文盲,形成了世界上最大规模的基础教育。与此同时,许许多多诸如俞敏洪,刘强东这样的寒门子弟,通过跨越高考这扇"龙门",从小乡村走进了大城市,成功实现了阶层的流动。

而每一年的高考,也同样记载了中国快速的经济发展:送考大军,从当年的自行车公交车,变成了私家车,到今天则直接租住在考场对面的酒店。高考四十年,正是中国社会高速发展的阶段。

与此同时,中国教育在追求升学率的应试道路上越走越远。微信朋友圈中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图片是这样的:在一个熟睡的婴儿旁边,立着一块牌子,上面写着:距离高考还有多少多少天。高考,成为了中国人,从一出生起就需要面对的一场残酷竞争。

"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"成了中国教育的口号,中国家长们从孩子还没上上幼儿园起,就开始为十几年后的高考摩拳擦掌,唯恐落于人后。各种早培班、右脑开发、智力训练、等到如雨后春笋班在中国大陆生根发芽。全民对于教育培训的支出,甚至成了"没有最贵,只有更贵"的一个填不饱的无底洞。

而这一方面导致中国孩子从小课业负担过重,缺乏闲暇时间。另一方面,很多中国家长对孩子说:"只管读书,别的不用你操心。"在这种急功近利的逻辑下,父母成了保姆,包揽了全部家务,很多中国孩子甚至被不知不觉培养成"考试机器",缺乏起码的生活常识,中国大陆出现的"马加爵事件""药家鑫事件"开始令人们重新反思一切以应对高考为目的中国教育,也出现了"钱学森之问"。

此外,还出现了诸如毛坦厂中学、衡水中学这样军事化管理的极端"高考加工工厂"、天价的学区房、以及公办学校通过"改制"实行高收费、改变义务教育和公办学校的公益性的营利行为,损害了教育的内在品质。

"朝为田舍郎,暮登天子堂。将相本无种,男儿当自强"--正如《琵琶记》中所描述的那样,高考一如中国几千年的科举制度,为社会底层的人们提供了一条"天梯",因此有了"寒门出贵子"这句古语。也正由于此,千百年来,"读书改变命运"的思想,激励着无数中国家庭,将教育当成是头等大事。

但事实上,早在几年前,北大、清华等重点大学的教授调查就已经发现:中国重点大学里农村学生的比例,自1990年起不断滑落。北大中农村学生所占比例从三成落至一成,而清华大学2010级学生中,农村生源仅占17%。针对这种现状曾有人断言:如果照目前的形势发展下去,教育资源严重分配不均匀,以及高考制度的地区化倾斜政策,会导致寒门很难再出"贵子"。

在今天的中国,随着经济的发展,社会各阶级逐渐拉开距离,在这种情况下,社会的和谐稳定就越发重要,特别是中下层的阶级,渴望在自己和自己下一代完成阶层的跨越。

相比之下,所谓的"素质教育",则一直是西方国家实现阶层固化和阶层世袭的隐蔽工具。对于诸多普通中国家庭而言,一旦优质教育资源成为金钱和家庭社会背景的较量,形成一种凝固和扩大社会阶层差距的机制,导致如西方国家那般"出身越底层,上的学校越差,前途也越渺茫",必将出现走投无路的群体,由此为中国社会埋下深深的安全隐患。

亦正由于此,在很多人眼中,高考制度的灵魂就在于公平竞争。四十年来,中国高考,早已不仅仅意味着单纯的大学入学考试,它牵扯到社会稳定、公平、以及发展,承载了太多关注、期待和背负。

如何在保留相对公正公平的阶级流动通道的基础上,避免被众人广为诟病的应试教育?这对于当下的中国高考改革而言,是一个非常严峻的考验。恢復高考改變中國命運

今年五月中,內地又有九百四十萬青年學子,迎來他們人生中的重要時刻——高考。他們用筆和墨繪就自己的夢想和未來。

今年是內地恢復高考制度四十周年。一九七七年,在鄧小平親自過問和大力支持下,國務院批轉教育部《關於一九七七年高等學校招生工作的意見》,關閉已久的高考之門,再次打開,這是一個國家和時代的拐點。

“文革”十年,因為沒有高考這條向上通道,學生只能去做工農兵。上山下鄉,成為那個時代無數學生的無奈選擇。他們中的很多人,渴求知識,懷抱夢想,然而沒有高考,沒有大學可上,他們只能把理想深埋於心。

一九七七年恢復高考的決定,對於億萬民眾來說,是久旱逢甘露。對個體而言,高考是至為關鍵的人生節點,許多人通過高考,改變命運;對國家而言,恢復高考,是撥亂反正的重要內容,它重拾了尊重人才、尊重知識的傳統,為幾十年來經濟社會的發展,培養了大量人才;於社會而言,高考則提供了一條向上流動的通道,具有激發社會活力、提高社會流動能力的意義。恢復高考制度,不僅改變了幾代人的命運,也改變了國家的命運。正是這一制度為我國經濟騰飛、社會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。

恢復高考制度之初,受高等教育資源嚴重短缺等因素影響,競爭十分激烈,用“千軍萬馬過獨木橋”來形容也不為過。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期至一九九八年,高考錄取率開始從一成一升至三成六,競爭程度雖有所緩解,但仍是“金榜題名難”。當時的大學教育,屬於典型的“精英教育”。

為了讓更多人有機會到高校深造,我國高等教育從一九九九年開始,連續大擴招。高考錄取率,從四十年前的半成,提高到了現在的七成多。高等教育變成了“大眾教育”。現時,上大學不再是稀罕事,人們更關注的是,能不能考上好學校、好專業。

內地近年不斷改革完善高考制度。從一九八三年面向農村或農場、牧場、礦區、油田等艱苦行業的定向招生,到一九八五年“雙軌制”和“自費生”出現,再到一九九六年中國高等教育試行並軌招生;從早期理科七門、文科六門的考試科目,到一九九九年開始推行“三加X”的科目設置,再到今年在上海、浙江試行的“三加三”考試科目……高考改革在民眾期待中探索前行。

當前,“一考定終身”的制度,仍存在諸多不足。比如近年重點高校農村學生的數量有減少趨勢,農家子弟集中於普通院校。這主要因為教育資源分配不均,城裡的小孩可獲得比農村小孩更好的中小學教育,城市學生較農村學生更易考取重點高校。

雖然存在這樣那樣的問題,但高考制度仍是當前青年改變命運最公平、最主要的通道。為讓每個人受教育的權利更公平,國家需在更多層面深化改革。

"十年磨一剑,只为这一天",每年夏天,中国大陆都会有一场热火朝天,不分地域,规模仅次于"春运"的大动作:這就是高考!



楊楚楓
Email: 楊楚楓
责任编辑:005
回 [ 楊楚楓 ] [世界名人网]
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,敬请指正。

★………………欢迎读者推荐投稿…………………▲
★……………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………………▲
★………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…………▲

欢迎建议和提问. 写给 : editor@famehall.com
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.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
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.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
Copyright © famehall.com. 1996-2017. All rights reserved.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,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.
版权和免责声明】【隐私保护】【鼎力支持】【编辑部 ~.*

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